守护的城阙大雨中呜咽
主刷精灵宝钻 二家及贡多林脑残粉 泉花无差

Ehtelë

夏日之门的礼物之二
纯手工银胎珐琅泉花徽章项坠
不知道为什么,刻了字以后顿时感觉羞耻感暴涨!
但我还是会无耻的戴的!
颗颗颗颗!

特此感谢在制作过程中一直陪伴我的 @末九  ,无论是我的焦躁不安,狂怒大吼,还是飘飘然,都是你陪着我度过!

夏日之门快乐!
valin tarnin austa!

亲手打造的Ecthelion和Glorfindel的额冠。虽然过程虐得我死去活来,但还是很快乐!

特此感谢在制作过程中一直陪伴我的 @末九  ,无论是我的焦躁不安,狂怒大吼,还是飘飘然,都是你陪着我度过!


#精灵宝钻#Lúthien Tinúviel
她是古往今来一如的子女中最美丽的,她出生之时白色的妮芙瑞迪尔花绽放迎接她的到来,如同星辰点缀在大地上。

当然还是我亲手制作的全手工珐琅吊坠咯~

其实还没精磨,因为还有其他一些没烧完,想烧完了一起磨。但想得瑟的手按不住了…… ​​​

那么,问题来了,我还烧了/准备烧些啥呢?嘿嘿嘿嘿~~~

银胎珐琅吊坠,全手工,每个细节都一刀一锯由我亲手完成和烧制。
“我在你们眼中看见我心中也感受到的恐惧,有一天人类将失去勇气,我们会众叛亲离、一败涂地,但不是今天!
有一天邪将胜正,人类的世界也会完全毁灭,但不是今天!
今天我们要誓死奋战,为了你们在世上所珍惜的一切,一定要奋战到底!我需要你们一起,西方人类!”

【R18】(祭响番外)惩罚

讲真我不是故意要学马丁爷爷,正文没写完就去搞番外。

但脑洞来了挡不住啊……最近珠宝课程上得神志恍惚,于是……

反正有肉炖好了就端上来待客嘛,这是身为一个泉花厨的诚意。

想想年初的时候 @末九 问我今年有什么打算,我随意的来了句“剧情我自叹不如,连连卡文大家都知道,不如就努力做个泉花肉文厨算了~”似乎一语成谶……

我没有把这个东西做出来的打算!!没有!!

主要是因为穷(。)

还有你们不要纠结那个钻石会不会弄伤,不会的啦!镶嵌的时候都是平面朝外,哪有尖底朝外的!所以绝对不会弄伤……你们就当做是按摩【】上的凸起小粒粒好了,只不过这两个玩得比较奢侈(。)...


所以说被泉花那张图虐那么惨是很有成效的咯~
金花家徽的盾形吊坠胸针两用牌,一天整完!这个比那张图小多了,做完过那张图,这些都不是事儿!烧的时候没有再反过工,就只磨过几点飞溅的料而已。
嗯,明天交过去镶好扣、刻好字,就能戴喽!

混个更(bushi)

我知道大家都在等祭响更新,但末九最近搞论文,我闭关烧珐琅去了,所以真是不好意思.....

不过我虐身虐心的掐丝珐琅处女作,终于,终于烧完了!!!
原图你们都认识啊!!特别适合烧珐琅!以后有机会还想多整几张,哈哈哈哈哈!
过程真的是虐出血来了!先在原图上掐丝,然后移到银板上固定,再一个一个颜色一块一块填料,按颜色分高中低温一遍遍烧,我这烧了大概有二三十遍吧……于是有些颜色烧出窑变了(。)
讲真也就是泉花吧,第一次做就这样的复杂程度真是太虐心了!要不是泉花我早蹦起来换图了!掐丝填料的时候无数次大喊“一会一把火全烧了!全烧了!!”(然后真的全烧了)
最最虐的就是最后还剩三个颜色的时候我失手...

其实我都记不清这个瑞文戴尔箭壶做了有几个了。一次次的重新修模,塑形,压纹,试色,上色,描金,缝制,打磨……
不断的跟金属件制作方讲价,解说要求,然后吵架,催单,打回去,再来一遍......
估计现在做金属件的不少人已经拉黑我,拒绝再接我的订单了......吧
总之,经过一年多的折腾,现在,完成了!【暂时】解脱了!!

【泉花】祭响(三)

接 @末九 的上回

其实写“跳脱的教宗”和“严谨的魔族”的逗比日常十分愉悦,不过嘛……

【我们知道你们在等什么,颗颗】

【所以请尽情的,食用叭】


“今天的天气真好啊!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看,太阳很快就要下山了,云霞会变得像燃烧起来一样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知道吗?很多花都会在傍晚散发出最浓烈迷人的香味。”

“所以?”

“我们去花园吃晚餐好不好?”

“不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Ecthelion放下手里的卷宗看向把下巴垫在手背上趴在窗边的金发教宗,此时他正用一种假装很受伤的表情看着他。

“你知道明天就是祭典吗?”

“知道啊。”

“你背完演讲稿...

【泉花】祭响(二)

末九:

接上回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在这之后很多次,Glorfindel无数次在脑海中回放过这个场景。他想Ecthelion是知道他快要赶到了的,但他并没有离开也没有躲藏。周遭一片寂静,就连男人痛苦呻吟的声音都仿佛越来越轻,仿佛快要流干了鲜血。

Glorfindel意识到Ecthelion正在等他说话。

“你……”他努力地挤出一个字,始终还是没能想出完整的一句话。

这场景……还需要问什么,解释什么?他是魔族,一目了然,Glorfindel,你该动手了。

Ecthelion...

© Ehtelë | Powered by LOFTER